融媒體新聞中心 楊雯 2022/06/06 18:40

  來(lái)源:荔枝網(wǎng)

  “醫生說(shuō)要切除眼球,當時(shí)我腦子一片空白……”蘇州大學(xué)理想眼科醫院病房里的蔡先生說(shuō)起自己這一個(gè)多月來(lái)的求醫經(jīng)歷,流下了眼淚。那是3月30日,一個(gè)和往常一樣的日子,但對于家住湖北武漢的蔡先生來(lái)說(shuō)是個(gè)噩夢(mèng)。那天他和往常一樣,在家割鋼筋的時(shí)候意外發(fā)生,砂輪片飛出,右眼被擊傷。

  捂著(zhù)右眼的蔡先生在家人的陪伴下到了當地的醫院,進(jìn)行了一期的縫合,右眼縫針23針。醫生告訴蔡先生,他的右眼逐漸出現萎縮,隨時(shí)都有摘除眼球的可能。摘除眼球?聽(tīng)聞此事的蔡先生,感覺(jué)天都要塌下來(lái)了,作為家里頂梁柱的他,上有老母親需要贍養,下有兩個(gè)還在上大學(xué)的孩子,如果真的走到摘眼球這一步,他感覺(jué)到很迷茫……蔡先生是多么渴望得到進(jìn)一步治療的機會(huì ),盡可能地保下眼球,在當地醫生的口中他得知眼底眼外傷專(zhuān)家楊勛教授或許可以保住他岌岌可危的眼球,蔡先生突然覺(jué)得有了希望。

  5月12日匆匆趕到蘇州,因為疫情防控在蘇州進(jìn)行了隔離。5月18日,在右眼受傷的一個(gè)多月后蔡先生見(jiàn)到了楊教授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:“楊教授,找了你一個(gè)多月可算把你找到了,他們都說(shuō)我這個(gè)眼睛也只有你能救了!”當時(shí)蔡先生右眼的情況還是比較糟糕的,右眼眼球內陷,結膜充血,角膜紅腫渾濁, 縫線(xiàn)可見(jiàn),隱約可見(jiàn)瞳孔區有大量的陳舊積血。

  術(shù)前經(jīng)過(guò)詳細檢查,此時(shí)蔡先生眼軸較短,眼球體積較小,手術(shù)比較困難。楊教授本著(zhù)有一絲希望就要救治到底的信念,在5月19日給患者的右眼玻璃體腔注氣,通過(guò)注氣希望能夠撐大眼球,近一步了解患者眼底情況,給手術(shù)創(chuàng )造條件。

  5月23日,根據眼眶CT顯示,蔡先生的眼球有所撐大,可以進(jìn)行下一步手術(shù)。5月24日,術(shù)中可見(jiàn)蔡先生視網(wǎng)膜呈閉漏斗束狀脫離,玻璃體增殖牽拉視網(wǎng)膜至虹膜后,晶體未見(jiàn),虹膜部分缺失。在耐心縫合了鞏膜傷口、清除了玻璃體的積血后,視網(wǎng)膜的形態(tài)慢慢顯露了出來(lái),那一刻就像撥云見(jiàn)日、看到日出一樣的興奮,只要視網(wǎng)膜還在,就有恢復部分視力的可能。經(jīng)過(guò)多個(gè)小時(shí)的努力,楊教授成功將眼內增殖部分祛除,并手術(shù)填充硅油,將視網(wǎng)膜成功復位。

  5月31日,術(shù)后檢查顯示眼球萎縮的狀況已經(jīng)被控制,眼睛也處于一個(gè)相對穩定的狀態(tài),蔡先生也驚呼受傷的右眼已經(jīng)有了光感,這個(gè)好消息讓蔡先生一家人和醫生都興奮不已。“我都不敢想,受傷四五十天其他醫生都說(shuō)要摘除眼球了,楊教授居然保住了我的眼球,幸虧當時(shí)找到了楊教授,否則怕是真的保不住了!”蔡先生很慶幸選對了路,爭取到了保住眼球的機會(huì ),同時(shí)又感激蘇州大學(xué)理想眼科醫院楊教授、杜主任等醫護工作者的技術(shù)高超和人性化關(guān)懷。蔡先生還對醫院醫生的醫德大加贊譽(yù),“醫生在了解家里經(jīng)濟困難時(shí),還跑前跑后不怕麻煩地給我申請了蘇大理想眼科光明基金,我從心底里感謝這里的醫生,是他們給了我保住眼球的機會(huì )!”

 ?。▉?lái)源:江蘇廣電融媒體新聞中心/楊雯 編輯/玉潔)